您现在的位置是:德清律师在线 > 成功案例 > 正文

没投交强险致事故要付主要责任吗

来源:德清律师在线作者:德清律师时间:2014-01-26

  海安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交通事故案,认定助力车属于机动车,理应投保交强险,判决被告先在最低保险限额内全额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事故责任承担,被告总共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3万余元。

  交通事故造成二级伤残

  2007年6月1日,管某驾驶助力车与吉某(21岁)驾驶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致吉某跌倒受伤、车辆受损。事故发生后,吉某即被送往医院抢救,经诊断伤情严重。事故发生后,公安局交警部门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管某、吉某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后双方因赔偿问题发生纠纷,吉某诉至法院。

  审理中,原告吉某申请对其伤残等级等进行司法鉴定,经鉴定吉某构成二级伤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

  赔偿责任双方各执一词

  原告吉某诉称,原、被告发生交通事故,被告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受伤所造成的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合计54万余元,被告管某应先在交强险最低保险限额内全额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被告按70%的比例赔偿,要求被告赔偿原告44万余元。  被告管某辩称,自己驾驶的助力车无须上牌,无需领取行驶证,自己也无须领取驾驶证,且本起交通事故是由于原告严重违反交通规则所致,自己的行驶路线不错,故对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有异议。被告认为自己不应当承担事故责任,不同意赔偿原告吉某的损失。

  法院依法判决释明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管某在事故发生时所驾驶的助力车,采用汽油作动力装置驱动,助力车虽是轻便摩托车,亦是机动车的一种,驾驶人员必须依法取得驾驶证,车辆必须经公安机关相关部门登记、领取行驶证后方可上道路行驶。

  公安机关认为管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未经登记的轻便摩托车,未能确保安全;吉某驾驶未经登记的电动自行车,未注意让优先通行的一方先行,认定双方各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合理有据,认定准确。

  既然被告驾驶的轻便摩托车系机动车,理应投保交强险,由于被告未投保交强险,应当由被告按照该车应当投保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予以赔偿。对超过保险责任限额的部分,由双方按照事故责任承担。本案中原告驾驶电动自行车、被告驾驶轻便摩托车,根据发生事故的原因及优者危险责任原则,确认被告对原告的超过责任限额部分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遂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评析: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主要是助力车(即轻便摩托车)究竟属于机动力还是非机动车。

  根据相关规定,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本案被告所驾驶的助力车,采用汽油作动力装置驱动,其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与外形尺寸均不符合国家对非机动车有关标准的规定,故助力车虽是轻便摩托车,但亦是机动车的一种。

  一些商家为了销售此类助力车,一般均宣称此类车辆无需上牌、无需领证,而一些购买者又为了快速、经济,听信商家错误的宣传,因此很多助力车驾驶员及市民都存在一个误解,即误认为助力车不属于机动车,无需上牌、领证。国家对于能够上路行驶的机动车采取严格控制原则,目前很多地方均不允许此类助力车上路,助力车也无法在公安部门登记和领取行驶证,亦无法投保交强险。由于助力车无法投保交强险,而一般助力车的购买人、驾驶员个人的经济能力又很有限,所以此类车辆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其后果往往导致受害人无法获得最大的赔偿。如本案中被告管某系农民,33万余元的赔偿款对他来说就是天文数字;而原告吉某系21岁女孩,刚刚走上工作岗位就因一场交通事故导致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且面临着无法全额获得赔偿款的危险,可以说这起交通事故造成了两个家庭的不幸。

  所以,法官提醒,广大市民购买助力车时一定要慎重,不要轻信商家的错误宣传,也切莫为了一时便利而遗憾终身。同时,法官建议对不允许助力车上路行驶的相关部门对助力车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加大宣传力度,及时给予教育,在便民、利民的基础上尽快对此类助力车作出相应的处理。

分享到: